讓分享成為日常,讓知識成為基礎建設;讓世代對話,讓創意與技術彼此了解。

我想今天在這一邊這樣子一個座談會,其實坐在座位的兩端,其實剛好代表很多不同對於產業發展的角度,其實你會看到我們做離岸風場的一定談經濟規模談大,我們看陳創辦人其實都是從最end user,那其實這裡面也部分代表可再生能源或者綠能發展,其實我先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個事情,雖說社會其實是多元的,甚至包含我們後面的能源的政策,其實它應該也是一個profilo的概念,它是一個組合的概念。你也要有非常大的企業或者是非常大這樣的規模,才能夠去滿足一個基本的需求。那我回到剛剛主持人問的一個問題,其實我們在這個過程裡面,我們的確是面臨或者是接觸到非常多的議題,那因為離岸風電的開發它是一個全新的產業或者是全新的一個市場,所以我們在走的過程裡面,可以算幸運的是說我們有非常多的關愛的眼神,因為畢竟這個是政府的政策,所以不管是從經濟部、內政部甚至到總統,他們都一直在follow這個行業的發展。那我們這個第一個部分真的是要感謝甚至包含了工研院這邊也有非常多的人,但是這裡面我們如果會去看到的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我剛剛談到,因為畢竟離岸風電的開發的資金,跟它是一個電廠,不管你是火力電廠或者是核能電廠,它都是一個電廠的開發,這一個電廠的開發,它畢竟需要的時間甚至它運維的時間,至少是20年、25年甚至還有延運到30年,所以第一個事情一定是政策的穩定性,所以不管是從廠商的開發,甚至一個小的群眾的募資的平台,如果你對於一個市場它是很確定的,所以各位會看到我所有的東西先談都先談政策,因為你要先確定這個方向是對的,你後面的投資可能在今年沒有回收,在明年沒有回收,但是你知道in the long run不能以經濟學講的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我們一定要在我們這個事業失敗以前確定你能夠有獲利的模式,那為什麼離岸風電它那麼困難。也許跟各位分享一下它的困難點問題在哪裡,第一個因為畢竟這個東西是放到海上。所以我們第一個當然碰到這個主管機關是經濟部,不管是能源局、工業局,因為還有國產化的需求。那我們到海上裡面的土地我們碰到的是跟國有財產署,所以它最上面是財政部,那當然這裡面你一定會有很多譬如說海岸管理法對海岸獨占性的使用對於海域的使用,所以我們會接觸到內政部。當你到海上的時候也有航道的問題,所以我們接觸了交通部。那當然當你架了風機以後你對海巡的影響,對於雷達的影響,對於我們的火炮射擊區的影響,所以我們有國防部。所以各位思考一下,所以我們幾乎所有的部會我們統統接觸,包含現在最重要的文化部。那各位一定不太能夠想像為什麼離岸風電跟文化部有什麼關係,因為這裡面我們用一個比較俗語說唐山過台灣的時候,你不曉得你的風場有多少的古沉船,所以這個部分我們現在的確是這樣子,所以我們所有想得到的當然還有漁業署還有農業署,因為我們會經過很多的保育地,我們會經過水域,當然環保署是我們的第一關,所以這裡面我想第一個部分,那每一個部會都有它對於政策的使命,所以這裡面我們認為其實比較大的困難是,因為每一個部會對於你政策的使命,譬如我剛剛談到,你有國防的要求,你有航道的要求,這麼許多的時候,廠商你要符合每一個單位的法規的需求,那目前當然政府還有能源局,在這個過程裡面甚至經濟部部長在這個過程裡面也都一再地跳出來,在協助甚至溝通,不過如果剛剛問我的話,我認為比較大的困難是甚至到地方政府,因為我們要拿地方的審批,那這裡甚至一直連結到地方的鄉鎮甚至到里,因為你的路攔是會經過里民甚至經過某一個鄰長的門口,我的意思是說你這裡邊是所有的都會環環相扣,如果問我的話,我認為如果政府在這個部分,我的了解現在政府有請了吳政委出來做整個綠能開發的協調,我認為這個應該是很重要而必要的部分,就像我剛剛談到一個民間企業其實是很不容易你要跟所有的部會,我們目前判斷應該是蒙藏委員會沒有關係而已啊,當然我在揣測,如果哪一天我們要去看內蒙的風場就可以請他們安排,我們就可以很幸運在開發的過程裡面,但是我想這是開開玩笑,但是這樣子的確是沒錯,這樣一個大型的項目的確是先要政府非常明確的一個政策,然後第二個部分一定要有足夠高的層級在這上面去做協調,大概是這樣。那我想我還是回頭還是再感謝,因為這裡面有這麼多的政策,我們其實在兩年裡面統統都取得這一些政府政策的審批,這絕對是要有非常高層的長官出來幫忙協調,才有可能完成,大概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