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分享成為日常,讓知識成為基礎建設;讓世代對話,讓創意與技術彼此了解。

OK。就像我剛剛談到的,其實我們2007年對我自己熟悉的部分,其實只有風能的部分,其實我們就像我剛剛談到2006年2007年我們尚未進入綠能產業的時候,其實我們也就是四個台灣的同仁過去。這個願景就像我剛剛談到,我剛剛在介紹不管從全球的趨勢,從一個拉到台灣本土的一個趨勢,那我大概還是從一個切入產業的一個角度,當你要進入一個產業的時候第一個事情,尤其是能源產業,不管是能源,尤其是我們談的是能源產業政策,我們是產業界我們不是談能源政策,能源政策是到底國家要發展核能還是風能還是火力,那個是屬於國家的戰略政策。但是我們要看的是這個國家的能源產業政策。所以第一個我覺得到底願景在哪裡,是先看你要去接觸的那個市場到底的pool到底有多大。我覺得我們所有要進入一個市場,第一件事情一定是先看這個。對於上緯在發展的經驗裡面,其實我們在前期也曾經摸索過,我要去做這個葉片材料的時候,其實我第一件事情是先找全世界Top10的風機廠商,我大概在半年以內那個是台灣的習慣,一個包包背著就開始approach,大概半年裡面把全世界Top10的廠商我八家全部都掃過了connection 都build up,然後後來才發現我根本沒有辦法去支持它的需求,當我去跟他談的時候一樣的問題,我們公司的量要這麼大,你們公司多大,然後你告訴我,你每一家你都有approach,你的priority你的優先順序是在哪裡。所以我覺得如果要問到那個願景的時候第一個部分還是先看一下那個市場。那第二個部分我剛剛為什麼會去談資金在哪裡,那個市場才會有動能,因為我自己其實我的產業跳得比較特別,我自己待了10年的電子產業我也做了幾年的創投,然後我也賣了十幾年的葉片樹脂材料,最傳統的。這幾個行業我大概跨過。但是最後我們發現說OK你的願景在哪裡,其實最重要都還是資金是不是往那裡過去,這個產業是不是有資金,不管是剛剛陳創辦人談到了你用很小眾的資金,還是整個資本市場的資金在哪裡,所以從一個產業的角度,我大概會去建議這兩個方向。第一個部分如果它是一個domestic market(國內市場),先看一下那個國家的需求,那個政府的政策。不管台灣未來的5GW或者是你要approach的東南亞、日本甚至包含中國大陸每一年的20、30GW,你要去接觸你能夠真正碰得到的那個市場的未納量先,綠能產業其實都還是跟國家的政策的導引是有絕對的關係,到今天為止,甚至我認為在未來的5-8年可能都有這個問題。所以我大概從一個產業的角度大概先這樣子,如果簡要來看,先看一下國家的政策。第二個看一下那個市場的資金的動能是不是開始啟動了,大概是這兩個點給各位做參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