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分享成為日常,讓知識成為基礎建設;讓世代對話,讓創意與技術彼此了解。

那我想上緯的簡介大概是這樣,其實上緯是1992年在南投成立的一個化工的公司,那我們的材料做什麼?做最傳統的FRP,就是各位家裡的塑鋼,只是你的塑鋼,各位過去的印象可能只是做在洗衣機,做在你的水塔,那上緯的材料是運用到比較高的比如說大型的儲存槽,那可能是到兩千多噸,甚至在中東我們每一個月,過去曾經每一個月出貨一千多噸連續好幾年去做中東的輸油管、水管,大概是從這樣一個領域。那在2006年的時候,上緯的董事長看到,我們在大陸做FRP的這一些管道、儲槽的廠商,他們開始去做風力葉片的樹脂,所以我是2006年大概帶了六位的同仁,董事長指派我,就帶了六位的同仁到天津,開始買土地,開始蓋廠房,我們第一年的產能,一開始一拉出來就拉三萬噸,那為什麼拉三萬噸?因為那一個是當年中國大陸所有風力發電葉片的材料的需求總量,我為什麼會去談這樣子的一個概念?是說當你要跨到一個行業的時候,對於你客戶的commitment,你今天的那個投資,其實是讓你的下游的客戶能夠接受,那我們談到從我們從一個做傳統的FRP的,不管管道、儲槽,到今天開始要去做葉片的材料,其實在當時我們的競爭對手,其實跟各位所有的中小企業面臨的通通一樣,我們的競爭對手是叫亨斯邁、BASF,他們的營收在當年我算過,大概比我們大一千多倍,我們的營收那個時候算不小了,大概有十幾二十億,但是他們的營收大概都在七千億台幣到三兆台幣。那這樣子的狀況之下,我為了要去賣我們的葉片材料,所以開始去接觸這一些做風力發電機的,這裡我們很多的圖片,大家看到很多的風力發電,第一個你就先看到那一根葉片,為了要去賣這個葉片的時候,我們去接觸很多的葉片廠,但是它告訴我說,你是nobody,因為我現在的供應商是營收,OK,不管是七千億,或者一兆、三兆的廠商,所以他說我沒有辦法用你的材料,因為風機掛到天空上面去是在100米的高空,你要保證它使用20年,甚至各位你在看風機在旋轉的時候,它的速度很慢,看起來很慢,你有把它想像,我一噠噠噠噠噠噠噠,這樣才轉一圈,三秒鐘。但是這個葉片的長度是60米,所以你把它乘以2π的平方,它轉一圈,其實是400多公尺,5秒鐘跑400多公尺,這是什麼意思?它的時速是差不多300公里,所以你看FR的塞車,時速跑大概300多公里,它大概跑三個小時,葉片就丟掉了,那個殼子。但是你要保證這個東西掛到天空,二十年都不能壞掉。如果你要壞掉要維修,尤其到海上的時候,你就要調一部海上施工船過來,那一艘船,一個小時就跟我們收50萬。所以這樣子的一個行業,最重要的是他對於你的信任度,或者是我們所有台灣中小企業要跨入一個行業的時候,都存在的問題。它對你沒有信心,所以我為了要賣這個材料,第二件事情他說,好,那你的客戶是誰?我去說服你的客戶。所以我們為了要把我們的葉片樹脂賣給葉片的製造廠,我們去接觸了風機的廠商,那風機的廠商可能有西門子,可能有中國大陸的金風、華瑞點點點,Innovation一堆這樣子的一個廠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