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分享成為日常,讓知識成為基礎建設;讓世代對話,讓創意與技術彼此了解。

  • 謝謝郭創辦人,我覺得非常精彩就是,為我們示範了傳統產業如何在商業模式的一些創新以及建立一些典範。那接下來我們好像要轉換一下場地的,等一下會邀請三位講者上台,然後我們會進行一些QA。那請台下的各位可以,大概思考一下你們聽完這三場精彩的一些分享,有沒有一些其他的問題,等一下可以分享給大家,同時也可以詢問三位講師,那我們三位請上座,謝謝。

  • 聽說主持人有權利可以先問問題,所以我就一馬當先,我先分別問三位今天很難得齊聚一堂的講者一些小的問題。首先我想先問一下郭老闆,就是您剛剛提到就是在產業創新的過程裡面阿,我比較好奇的是你如何在南部找到這一些專業的人才,導入你整個工廠裡面,然後協助擬進行產業的創新?

  • 其實這些人才最容易就是從學校找起,那我們就從高職培育,那我們長期就在高職的這些選手先從這邊作著墨,選手因為來了,其他的高職生就跟進,這是我們一開始做的。那初期的話,其實一般的選手,我剛開始弄的時候,南部的選手都不來我工廠,因為他們都是選手的時候就會找北科大或台科大,我的公司還沒有能量吸收到北科大、台科大,有一次我到台中去,參加技能競賽,剛好那次我擔任裁判,我就遇到一個世界的銅牌,我就問他說你現在在哪邊工作,他說他在一家金屬捲片裡面工作,然後一個月薪水3萬,世界的銅牌3萬,我就跟他說你來我工廠,5萬怎麼樣?結果他就心動了,他就很心動,那就是我第一個用到技能競賽的選手。

  • 那我用到這個選手之後,他來了之後,他又引進另外一個金牌,金牌聽到5萬也馬上跳槽,我就兩個,兩個以後呢,我台南高工,這些南部的人看到我工作,不知道哪一天,我想做個金屬的創業中心,結果學弟們才願意,優秀的人才才願意來,不然一開始來的一般人,就是正常的畢業的人才而已,所以我是從高職端先做,以技能競賽這個角度切入這些人才,所以我每年現在都固定培育高職端,像焊接、冷作、板金、製圖等等的選手,我都去涉獵,可能給他一個5千塊或是1萬塊的獎學金,他們這些選手願意來,之後就記得我這個公司,第一手人才就拿得到,就是這樣子。

  • 謝謝創辦人的分享,那接下來我想要問一下處長這邊,我想,就是大家對於,就是金屬中心應該有,名號非常響亮,但是如果真的像台下的一些企業主,如果想要跟金屬中心合作,你可以舉一些他們該如何建立跟金屬中心的相關的一些關係嗎?

  • 我覺得這些關係隨時都可以打開。我剛剛有跟各位報告,我比較不太喜歡高科技產業,我比較喜歡傳產,其實我們有中小企業的很多的這個計畫在進行,好的題材,有一些需求,跟我們來談一談,覺得這個就是我要的,這個就是我們的技術可以投入的,很快就可以開始了。當然現在有一個現象比較不是那麼理想就是,這幾年有一些政委也不便,有一些老闆,聽到他的左右鄰舍,他的朋友,已經可以跟政府拿到一些經費,有時後來就擺明跟你講,欸政府可以拿到多少錢,通常這個我們的順序會把它擺在比較後面,因為他有一點就是為了錢而來,如果是他真的很需要的,我就是要這個技術,晚上談了明天就開始也可以。大概是這樣子啦,我想都沒有障礙的,隨時歡迎到我們那邊去跟我們了解、參觀、洽談相關的案子,OK謝謝。

  • 謝謝處長,好,我針對Jmaes有另外一個問題,因為我覺得James自己是產業的第三代,那你覺得你自己在傳統產業的內部,要如何展開破壞性的創新?你覺得遇到最大的問題是什麼?你怎麼克服?

  • 克服就是一直得在爭吵。就是,一開始,因為年輕嘛,一開始進去其實我個性其實就是,也是比較衝,我們這一代受到比較好的一個教育,我們會覺得我們比他們懂很多的那種感覺,剛剛進去,後來慢慢發現其實是自己錯的,那會慢慢開始去學習、慢慢開始去提案,那慢慢去溝通,我們的想法到底是什麼,需要時間,做品牌也是,就慢慢跟他們去溝通,讓他們去了解,到現在他們是支持我去做品牌這件事情。

  • 那當然也是要看到有一些成果,那剛好也有得到一些後面講的一些獎項,銷售沒有說到很好,不過幾乎都是在軌道上、在通路上,通路商或是一些國外的客人都滿喜歡我們的,所以就慢慢有一些成就感,就開始一些成長了,對對對,大概是這樣。

  • 我覺得機會很難得,台下的現在有沒有一些其他的問題可以來問這三位講者?

  • 不好意思,我剛剛才到,那我就想針對那個與會來賓、貴賓,所提到的那個回答問題。我想先問第一個貴賓,您剛剛說您找不到人才,那您為什麼不從高職產學合作,對,這是我的問題。那第二個處長,您說您不喜歡高科技產業,那您喜歡中小企業是嗎?是不是所謂的隱形冠軍?謝謝。那第三個是做破壞式創新,那破壞式創新大部分是用在科技業,那真的每件事一定都會有好的結果嗎?對?

  • 好,我先回答。那破壞是,就是因為其實我們是家族企業,我們50幾年了,就是跟家人畢竟溝通就是,也是吵來吵去,慢慢就是變成比較良性的一直去提案,跟他們說我們的想法到底是什麼,讓他們,就是達到就是說我們品牌的同一個水平,可是不一定是我們去做,因為他們有他們的做法,那破壞是就是,我覺得就是一直灌輸他們觀念,或是像,帶來參加這種一些活動,讓他們吸收現代的一些知識,也是一個破壞的方式 。像現在很多人在講文創,可是很多是假的文創,志鋼他們是真的文創,她們融入一些文化,對,不是只是講文創,就是把一個LOGO或把一個窗花印在上面,我覺得這樣其實是很,我不能認同的,所以每個人做法不太一樣,那我們就是慢慢知道說,我自己想做什麼,他看到我一直在往這個方向走,他們就會支持我這樣,謝謝。

  • 回答剛剛那個問題,我要修正一下,我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高科技還是有很多好人啦,只是說我這幾年,我自己的感覺,跟他們洽談,談規格然後實行到最後的收款,相對於中小企業,條件比較嚴苛,然後有時候尾款真的也是很難收。反而是,我剛剛也跟各位報告,傳產有些老闆真的很可愛,我還碰到那個,都還沒做完錢已經到了,現在還有這種世界,錢比高科技早了很多。那是我覺得我要修正一下,就是說在這個當中,我們很多中小企業,是值得你去關心、去幫忙的,我覺得,剛剛講那個隱形冠軍,有些真的就默默地做啊,可是做一段時間,他碰到的瓶頸就是我們要投入的時機,我相信一視同仁,只是錢難收我比較難找而已啦,謝謝。

  • 剛剛說人才的,我其實人才,我指的人才,你剛剛可能誤會,其實我從17年前我就跟很多學校產學合作,從高職先開始 ,高職有台南高工、興化高工等等的一些高工,新營高工我都在跟他產學合作,甚至我到裡面去做講師,直接教一教你就來我們公司上班,像我的學生,還在我們公司上班。但是呢,我發現,後來我做了幾年講師之後,學生,一班大概騙3、4個進來上班,到最後沒有半個進來,為什麼?都升學了,大家都,家長都希望他們往科技大學,所以我就在14年前開始轉往科技大學繼續跟他產學合作,所以跟南台、成大、崑山科大等等的,都在做產學合作,而且合作到什麼程度?把員工連續送5年,把他們從大學生提升到碩士,為什麼?因為我自己先去讀了一個碩士,我發現說,欸,這個碩士生每天帶一個筆電感覺比較高尚,在鐵工廠裡面根本就找不到半個碩士,我的工廠裡面沒有半個碩士,能夠找到專科畢業跟大學就已經偷笑了,那大學是什麼系?數學系、植物系,很奇怪的系跑來我這邊上班,所以我就把他們送到崑山科大,連續5年栽培了將近3、40位碩士起來,工廠裡面就有30幾個碩士管理的人,然後他就可以去管理那些員工,不然的話都吵架,罵一罵隔天就去勞工局告,那我還要去勞工局收尾。跟他說你明天不要來了,員工還可以去告,告什麼?沒有給他遣散費,主管叫我走我就走,但是公司要給我3個月的遣散費,什麼費,休假去找工作,我叫那個主管跟他道歉才解決這件事情。

  • 所以產學合作對我來說早就已經在進行了,裡面很多學生都是產學合作,就是因為高職現在很少升學了,大專都升學不就業了,要就業的是什麼?身心障礙者,坦白講,這種你用了你也沒辦法長期使用,所以產學合作有這樣的在。那現在跟學校產學合作的旗艦計畫,從大學一年級就來上班,一個禮拜上班四天,這樣的員工大概有10幾位,在工廠裡面上班,所以很積極在跟學校產學合作,不然的話怎麼會維持工廠內有2、300人在運作?很難,代工業很難,而且要24小時的代工,你去哪裡找那些人?那有一部份的人力是從外勞解決,外勞也是一部份的能力,以前我也愛台灣,我不要用外勞,我都說很大聲,但是開始之後,中班沒有人,大家都要做白天,晚上、大夜也找不到人,找到一個夜貓子願意做,但是沒有人跟他一起奮鬥,就導入外勞,所以這是,人才不是說沒有,多元去進行。

  • 謝謝三位的講解,那有沒有其他的來賓?有沒有其他的問題?

  • 我是想要問,你說你們栽培出來那個管理者,但是我覺得管理者,如果說你會讓他告到勞工局,基本上你那個協調方面可能就稍微有問題喔,你有沒有詢問到,通常會告到勞工局,那個算非常嚴重了,你知道嗎?可能會有罰鍰。

  • 其實喔,我跟這位小姐報告,現在一般人,一般的員工就很會告了,你知道我講的嗎?前幾天有一個工讀生,我先舉例,工讀生,他是作禮拜六、禮拜天的,我的一個主管,那個主管沒有去讀MBA,他是大學畢業的,然後他去他說,業務緊縮,然後呢,他主管業務緊縮,把那個假日班先裁撤掉,結果他去跟他講完之後,這個人就說,這個員工就直接跟這個主管說,找更高階的來跟他談,跟這個主管,這個主管是館長,他說找更高階的來跟他談,我說現在請的員工口氣都很大,然後我就請廠長去談,廠長跟他聊完天後才發現說,他沒有做錯,為什麼要遣散我?第一個他沒有做錯事,為什麼要遣散我?所以,當那個主管跟他聊完之後,他那天已經去勞工局告完了,然後呢我就叫廠長跟他說,你看他到底心裡想什麼,如果他想繼續工作就留著做,如果他真的接受遣散,一定要給遣散費,看他原因要寫什麼,有5個原因讓他自己勾選,我們也不要去勉強他。結果就讓他這樣溝通完,這個廠長很會溝通,廠商有讀過MBA,溝通完以後呢,他才跟廠長說,當天已經去告完了,因為你今天跟我講完之後,我今天會去勞工局把那張單子抽回來。

  • 所以現在的員工很愛告的原因就是,他的資訊已經很發達了,你都去勞動部抗議了,怎麼可能這個公司一點小問題不會去抗議?我有一個員工,有一天他工傷,簡單再講1分鐘就好,他傷到手指,結果那天的薪水呢,他每個月我們要付職災金給他,我一個月應該要給他2萬3,000,結果那個月給他1萬5,000,結果那個月我們的員工發現了,補了尾款給他,那過了3個月之後他還是去告,告說什麼那個月為什麼給我1萬5,000,勞工局就直接針對那個說要給我開罰,這種罰金很重,我就親自到勞工局去解釋說,7月份的,其實6月份欠他錢,7月份給他了,他11月來告,那我現在要給他什麼錢?他7月份已經把錢領走了,但他來告的是6月份沒給他的事情,錢都給他了,7月份領走了,勞工局說對喔,他領走了,但是你有瑕疵,因為6月份沒有給他,沒有給他的原因是勞保局沒有來跟公文說那個月要不要給付給他錢,所以拖了一個月,勞保局公文是好像6月20幾號才下來,拿了公文給他看,勞工局才說你請那個員工來,說他領走了,簽一個說領走了把這個案子結掉,所以我就不用罰10萬。如果不解釋,罰10萬。當你員工到300個左右的時候,因為員工都是人資在請的,請完之後可能做2個月、3個月,他可能受到什麼委屈不講,直接告比較快,告,然後來做解釋,這是我最近發現的,所以我才跟主管說你要跟員工好好地做溝通,否則人家去告你你都不知道,告完兩個禮拜就來調解了,所以我說我們公司常常在調解,調解他指定老闆要親自到場,我天天應付這個應付不完,所以這是我最近發生比較多的問題,是勞工比較容易去告。

  • 謝謝,有沒有其他的來賓有一些問題?我覺得如果,因為大家可能比較害羞,那我可以再問James一個問題嗎?因為我相信台下應該滿多人知道現在募資這件事情非常的夯,那也有可能有很多的企業主想要了解這些事情,並且想要進行這件事情。那因為剛好James的Y shack的椒鹽罐,上市的時候他就是跟募資平台合作,因為他剛剛沒有提到這一塊,所以我想請James針對這件事情跟大家做一下經驗分享。

  • 好,剛剛那個是一個椒鹽罐,我們在嘖嘖的平台,台灣現在目前有兩大,Flying V跟嘖嘖,我們一組椒鹽罐其實賣到快1,300多塊,50幾天賣了快1,000組,瞬間我們也有嚇到,因為這種東西是很冷門的,那募資這個型態來講就是,早期在用,國外美國在Kickstarter,就是把一些理念丟出來,然後讓大家認同,然後我需要資金,然後我來完成這件事情。不過老實講現在募資比較,型態比較不一樣,比較偏向是預購的感覺,因為很多募資他發出一個理念後,結果很多失敗,所以現在很多人會把它做到一定的完整度然後再去提案,那募資其實有很多的一些學問在,包括你要做事前的預熱,這是一個know how,如果你們要募資,事前的預熱、收集的名單,你們怎麼收集到這些名單、怎麼找得到這些客群。有人曾經可能剛開始募到200萬,結果後面為什麼可以衝到了2、3000萬?因為他投對了廣告、投對了客群,因為網路上面你投錯了客群,人家可能滑過去就再見了,可是你投對了客群以後人家就會去關注、去點閱、去購買。

  • 那,募資,事前的預熱很重要,收集名單,那產品一定要拍影片,內容的文案怎麼去吸引人,因為你們,應該大家有在滑臉書或是ig,那滑的時候,你怎麼在滑的時候,欸有一個可以吸到你點進去,然後點擊進去,那就會產生購買,那你的點擊率就會越高。那很多的一些know how,可以私底下來交流,我覺得募資真的很辛苦,我到現在要募第二批我都不敢碰,包括之前要去kickstarter美國募資,因為他門檻要高,需要美國公民的帳戶,除非你有好朋友在那邊不然你可能就要用另外一個,其他的平台去募,對。

  • 不過現在是一個趨勢啦,那台灣有很多操盤的公司,像是貝殼幫大家操盤,貝殼幫大家操盤就是學運那些,很多很資深的人都可以去跟他們聊看看,如果有興趣的話,對,大概是這樣。

  • 還有沒有其他的問題?還是大家很害羞,都要結束之後才衝上來跟這些講者交換名片詢問問題?來,後面有問題。

  • 我想請問James就是,在品牌剛起步的時候有沒有遇到一些資金上的困難?比較想知道資金運用的部分,還是說都很順等等,因為如果以那個椒鹽罐,那算是第一個吧(王冠翔:是。)?那他應該還是要先開模,有樣品,都還沒募資的時候你必須要有那個成品,開模費那些應該,前期投入、募資前的準備應該就是一個支出,想知道說對一個新創品牌要怎麼樣去面對打樣的費用?

  • 資金的問題其實也是很大的問題,不過就是我們那時候,因為我們自己家族企業,然後我把我所有的存款、找了一個員工,把錢全部都砸下去了,那我其實最感謝我們家的就是,其實模具費是我們家出的啦,所以我們模具費那時候比較沒有那個問題,其實後來的人事成本也是很高,然後你要投入的心,其實,然後瞬間過了半年、一年,哇,怎麼花了這麼多錢了?我只能想到求諸募資這個平台,不然模具費,光椒鹽罐可能就快100萬了,因為他有塑膠片還有不鏽鋼片,那我們剛剛沒有提到,我們家主要是生抽,生抽成型的,那資金大概就這樣,未來還會繼續募資啦,試試看,對。

  • 打印應該就是所謂的開模?對?打印就是所謂的開模?對。那您募資以前都是天使輪嘛,現在已經不是天使輪開始,你那時候有考慮做嗎?類似創投之類的。因為創投有可能投資金、投想法或是投什麼?對對對,如果你不靠政府一些什麼的,有些以新創,你可能資本額達多少,你可能會政府有一些補助之類等等的,對對對

  • 講到這個其實就有一個故事,我其實請了滿多補助,結果政府都不給我過,然後我申請了SBIR,然後去到那邊我是要申請一台有關拋光或一些機台,圖面紙資料都完整的,結果去到那邊簡報,我記得下午有三間公司,兩間另外是機台的公司,那機台的公司他們就專注做機台,可是問題是我不想要機台,我是要機台來幫助到我們,提升我們產品的價值然後做得更好,可是評審認為,他第一個問我問題是說這個做出來有沒有要賣?我跟他說我們是要這個機台來做產品,不是要來賣這個機台,他就覺得我們這麼沒有任何效益,他覺得應該去賣那個機台才對,那我就覺得,恩……,這很不OK阿,我們真正傳統產業真的需要的機芯你不做,你要去那些機械廠做出我們不要的東西,所以我怎麼去都一直失敗,可能是這個原因啦,可是我不會放棄,下一次我還是會再去提案,提到可能評審總有一天會被我感動到吧,我覺得啦,是。

  • 會不會感動到還不太一定,因為台灣那個審查環境我看了1、20年,不過我覺得有時候要靠他們不如靠自己啦。那,剛剛我再補充一下,各位如果要做一些,prototype,金屬中心在明年就會有一個試作中心,那邊也有3D列印,有些東西不一定要開模,開模很貴,那個模具動不動幾十萬,你開個兩模你爸爸就說不要再做了好不好,兩個模大概就100多萬了,金屬中心剛好明年初開始有一個試作中心,不妨來看看,不見得什麼都會做,如果剛好有這個機會,我相信這個價格會便宜很多,剛剛郭總這邊我覺得也有很多的能量,就做一些比較有創意的,找他也可以,應該不會太貴吧?

  • 20年來,我20年來都是在做打樣的工作,少量多樣的工作,我的客戶都是這樣,因為我一開始是做電腦外殼,那電腦外殼其實已經早就大量轉到大陸去了,我做的是整個server,可能只有一台,做得最成功的是麥當勞的電腦,麥當勞台灣才幾家而已,但是他不是一次展店,他可能一次展店2家,我就做2台,他那不鏽鋼的,因為市面上買不到不鏽鋼的機殼電腦,所以他只好叫我幫他拿美國的來復刻,所以我就做台灣的麥當勞跟日本麥當勞的電腦外殼,這全部不鏽鋼做的,所以我就有這個,我是做少量的。所以我盡量是不開模的方式來做金屬加工,這是我這20年來研究的,所以我才可以去做文創商品,不然我模開不完,我做那些是很少開模的,所以是用這個模式。

  • 但是有一些東西他一定是要開模的,你如果要成型,或你真的要打亮以上,就是說你這個東西接到訂單,1千、2千以上,我就建議你開模,但是如果你是剛開始在市場上試訂單,你開個模,你家倉庫那麼大,不會自己買起來囤積,所以這個是自己去思考訂單的方向,對。主持人:剛剛那邊那位朋友有問題。

  • 不好意思,我是一個技術員,我想請問三位,你們對於設計和實際加工,會不會有一種疑問,他會不會做出來?他是可以成形在你們面前的嗎?我的意思是說,有時候設計者會不會出來的圖跟技術員他們要的是不是一樣的?你們會不會有這種衝突?

  • 我們每一年都會有1、20個實習生,實習生他們最大的問題,其實他們也都是台大、成大或是一些工業設計的,可是他們對製程都不會了解,像剛剛有提到說3D列印,我們那邊就有3D列印,所以我們做出來的東西一定會經過3D,然後會跟模具師傅去討論,那我剛剛可能,我剛剛有提到就是說,我喜歡年輕人他們提出這些想法出來以後,讓工廠去突破才是對的,不然永遠只會做到80分,不可能做到100多分的,因為永遠都輸在細節裡,可是那些細節裡又可能是一個學生提出來,可是這些工廠他覺得是不可能,他已經先預設立場了,所以我覺得就是我們工廠該去突破,那有些是真的沒有辦法的我們會跟設計師去溝通,可是一定會遇到沒有辦法做的事情,像我們在沖壓,門檻有很多,對,是。

  • 我稍微補充一下,但這個有點理解上的難度,其實設計後面可能要加上一些新的科技,像是模擬分析,所以現在工業4.0裡面講一個CPS,虛實整合,虛跟實如果做出來,他的相似度如果是很近的話叫做twin model,也就是說你已經設計到很厲害,但是通常後面還有一些其他的工還要加進去,包括模擬分析,那這個是有一些挑戰。舉個例好了,像那個扣件,他們做出來那個相似度,可能一開始只有60幾%,但是漸漸的,我們有一些工法之後,模擬分析做得好,可能就變80幾,到最後如果是90幾,就剛才講的那個twin model,你設計的跟做出來的非常像,但是這個沒那麼簡單,裡面還是要有一些技術在裡面,要去深化這樣子,這個供你參考。

  • 那其實這個部分在我的工廠裡面也常常在衝擊,所以我乾脆切成三等份,就是說年輕的設計師這一塊,或說你是設計的,那你就是擷取創意,所以年輕這一塊就是創意掛帥。那年紀中等這一塊,我把他定位成技術,因為他已經僵化了,他就只會做而已,所以這是技術層。那這兩個一定會有衝突,阿是誰會輸,年輕師傅會輸啦,因為老的,厲害在做、年長的在做(台語),所以再老一點,像我這個在觀光工廠比較老一級,我這一級是怎麼智慧?我就負責融合他們這兩個等級,所以我是出聲,他們兩個都要聽,兩個就會融合在一起,所以是切成三個等級。所以公司像我這個等級的大概,40幾歲這個等級的大概有7、8位在做這樣的工作,就是負責融合年輕創意設計師跟中階技術作業員、技術員這兩個,磨合起來的,然後才能做出那麼多文創商品,否則天馬行空,畫出來,不一定做得出來,成本很高,很重,根本就不適用,稍微做一點材料變革,小技巧之後做出來的東西就OK了,兩個人就不會有衝突了,所以智慧這個等級要加進去,就是我們這個等級的,以上,謝謝。

  • 我附和一下郭總,他真的有智慧,我剛剛提的那個CPS後面,裡面就是要有智慧,模擬分析那裏面有很多智慧跟經驗在,所以郭總講的完全對,各位不用懷疑。

  • 有關資金,我想再問一下處長一個問題,就是現在政府很多SBIR、CITD、SIIR,這種計劃就是很多,中小企業主會申請,那有可能會跟櫃單位來做一些跨產業的合作嗎?有沒有這樣的案例?

  • 有,這個其實有很多啦,像跨領域、跨產業這樣的合作很多,但是要提案我倒是建議各位,多注意看整個政府的產業趨勢,不要認為說我這個沖壓已經很厲害了,然後還要再精進就去跟他拿,有一些委員覺得你這個業務跟新的技術,或者又不是現在政府正夯的產業政策,你就慢慢等,多等幾年,所以各位如果要申請可以來跟我們稍微研究研究,會提醒各位哪個方向會比較有經費,但是不見得我們去申請一定會過,OK

  • 好,那時間差不多,謝謝各位今天的到訪,我也謝謝線上在收聽這一場論壇的一些線上的聽眾,我們還是掌聲謝謝各單位特別來這邊分享的講者,謝謝大家,謝謝。